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中国“练习生”在平昌学习办冬奥
发布时间:2019-06-15 16:53:02来源:必博国际娱乐-必博娱乐开户点击:41

  

  平昌冬奥会期间,旌善高山滑雪中心,实习生陈澜到山上给临时发电机组添加油料。受访者供图

  

  

  平昌冬奥会期间,北京冬奥组委观察员在旌善高山滑雪中心参观学习并看望实习生。

  

  平昌冬残奥会前,韩国旌善高山滑雪中心,实习生陈澜与韩方制作无障碍通道用材。

  今年起至2020年冬奥会测试赛开赛,只剩不到2年。与举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相比,欠缺冰雪运动经验的中国面对2022年的“本领恐慌”更甚。

  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137天,41名实习生、24名专项实习人员和144名观察员,中国派出了冬奥会史上规模最大、用时最长、覆盖面最宽的实习团进驻韩国平昌。其中,41名业务骨干带着1598个问题到平昌冬奥组委开展顶岗实习,实地学习冬奥经验。

  他们见证了平昌的赛场如何像“组装汽车”一样成型。

  从平昌冬奥会闭幕开始,冬奥会进入“北京周期”。

  在平昌的“实战培训”和冬奥组委今年4、5月间发起的大讨论中,这些实习人员和观察员撰写了96万字的信息简报、工作总结、赛时运行案例、重点研究成果等,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提出204条筹办工作建议。

  他们也从“练习生”成长为“参谋长”,把平昌经验带回中国赛场。

  中国“练习生”的建议临场救急

  2017年12月,韩国平昌旌善高山滑雪中心。离平昌冬奥会开幕还有最后不到2个月的时间,滑雪赛道上遇到麻烦。

  突然传来的设备报警信息显示:柴油发电机组停止工作了。

  来自中国的实习生陈澜第一时间获悉了事故的发生,与同事骑着雪地摩托赶往现场。

  在所有韩国新建场馆中,承担高山滑雪竞速项目的旌善高山滑雪中心造价最贵,投资达到2亿美元。这里承担着冬奥会最高、最难、最险和最勇敢的高山滑雪项目,赛事密集,用电量巨大。

  发电机是保障比赛顺利进行的重要电力设施。在市电电缆难以抵达的用电环境,如沿着雪道在户外设置的OBS(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转播设备,发电机组还是唯一供电来源。发电机组停止工作,意味着转播无法进行,直接影响到赛事。

  检查结果显示,是极度的低温让柴油发电机组的油冻住了。当时,平昌遇到了历史罕见的低温天气,夜里甚至低至零下30℃。上千米海拔的雪山上寒风呼啸,发电机的油箱受不了。

  “当时就紧张起来。”陈澜回忆,团队人员紧急磋商,无论如何也要让发电机“跑”起来。

  团队提出两种方式:一种是添加防冻液,另一种是对发电机组供油系统进行加热。陈澜与发电机公司的一名华人技术人员也在一边商量,他们向64岁的韩方电力经理李秀英建议,可以将发电机的电线缠绕在关键的一截管道上。

  团队采纳了他们的建议。一通电,电线的热度让柴油渐渐融化,并保持在一定温度。经验丰富的李秀英看着身边这个32岁的中国小伙子,由衷赞叹。

  在这群韩国人中间,陈澜这个中国人显得很特殊,他既是团队的一员,也像一名学徒——他是北京冬奥组委派到平昌奥运会的41名实习生之一,北京冬奥组委规划建设部专项处项目主管。他的任务是驻守在旌善高山滑雪中心,把北京2022年冬奥会场馆建设难度最大的高山滑雪场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与此同时,北京冬奥组委运动会服务部餐饮和医疗卫生处处长周丽霞则周旋在奥运村的各个餐厅中,与韩国厨师打成一片。

  因为需要借助“外国人”的口味调试味道,周丽霞成为厨师最倚重的一位帮手。“韩国团队特别年轻,年纪最大的是1987年生的。所以我作为一个具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前辈,也能够给他们很多帮助。”周丽霞说,她与韩国团队已经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在融入的同时,他们并未忘记自己的实习生身份。实习的40多天里,周丽霞最大的困难就是时间不够用,她每天工作、总结时间达20小时以上。

  “平昌奥运会是我们很多实习生真正经历的第一届冬奥会,对我们内心的震撼,可能不亚于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陈澜说。

  1 2 下一页

  1 2 下一页